学子访谈 » 文章
他们怎样找工作?三名应届毕业生求职经历的启示
2012年03月15日17:41   浏览:989次  

  

随着失业率高居9%不下,就业前景看起来似乎一片黯淡。但对刚走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来说,还是有不少希望的。根据全国大学及雇主联合会(NACE)的一项调查,2011年应届毕业生找到工作的人数将比上一年增长19%。

为了搞清楚他们是如何找到工作的,我采访了两位在过去6个月新近找到全职带福利工作以及一位获得临时职位的毕业生,后者很可能会转正。

这些都是个人的经历,但每一段经历都有经验可供参考。

我还采访了布兰登•拉布曼(Brandon Labman)和汤姆•摩尔(Tom Moore),他们是ROC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,这家小型的地区性人力资源公司位于弗吉尼亚州的费尔法克斯,致力于帮助企业聘用大学毕业生担任入门级职位。拉布曼和摩尔今年都27岁,当2003年他们都还是乔治·梅森大学的一年级新生时,他们共同创办了ROCS公司。我对他们公司名称的缩写并不感冒,ROCS意为“负责任的应届毕业生”(Responsible Outgoing College Students),但该公司声称取得了实在的成绩,去年为1,000名毕业生安排了工作,并取得了250万美元的收入(招聘成功后,雇主会付给ROCS一笔费用)。我采访的三位年轻人也是由ROCS公司联系安排的。

这些年轻人的故事最让我惊奇的地方在于:我常常写文章提倡,求职者不应该花太多时间在互联网上找工作,但这三位毕业生都是通过网络成功求职的。不过,他们也花了不少精力在传统的求职门路上。这些人都是一边做兼职一边上学和找工作,他们一直坚持不懈,直到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位。

首先是詹娜·格文(Jenna Given),这位24岁的文科毕业生于2009年12月走出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校门。她希望在广告业找到一份工作,并且是三个人中找到心仪工作所花时间最长的一个人,用了16个月。在毕业之前,格文就已经开始求职,并专门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寻找全职工作,尔后她做过一些临时工,当过接待员。格文和父母一起住在弗吉尼亚州的森特维尔,她对自己说,在不得不接受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之前,她可以撑一年。格文的父母也利用自身关系来为她寻找工作,“我妈妈会在观看妹妹的篮球比赛时跟人谈起我和我找工作的事。”她说,“我爸爸也在利用一切关系为我打听。”  

终于在2010年7月,格文在网络上应征了一家名为Grab Networks公司的招聘广告,这是一家位于弗吉尼亚州斯特灵的视频版权管理公司。Grab公司通过ROCS来帮助筛选求职者,格文成功得到面试机会,她具有下列优势:她曾在大学里的学生宣传机构任职,该机构负责为学生广播站、大学年鉴和文艺杂志处理广告事宜。虽然格文成为这一职位的两名候选人之一,但她没能取得最终的胜利。

到了10月份,在获得一份长期兼职工作之后,格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,她又跟Grab公司的招聘经理进行了接触,“我说,‘拜托了,我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?’”她回忆道,“我可以在贵公司的数据库实习或工作。”格文选择的时机非常好,Grab公司正好在寻找兼职员工,她得到了那个职位,并在今年4月转正为一名发行团队的客户经理,这是一份带福利的全职工作,年薪在4.5万美元左右。“这里的创业氛围很酷。”她说,“这就是我想要的。”格文计划在未来半年找到自己的住所。

哈罗德·罗哈斯(Harold Rojas)今年也是24岁,他找工作花了8个月。罗哈斯在2010年6月毕业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乔治·梅森大学,他花了6年时间来攻读信息系统和运营管理专业的学士学位。为了负担学费,他曾经在百思买干过销售。有四年时间,罗哈斯一直从事全职工作,他又花了两年零八个月完成了学业并还清了贷款。

毕业之后,罗哈斯在玻利维亚呆了一个月,那里是他成长的地方。在目前这种严峻的就业形势下,大部分求职顾问都不鼓励毕业生在毕业后花时间去度假,但凭借在百思买的经历,罗哈斯已经具备了丰富的工作经验。当他返回美国,罗哈斯继续回到百思买工作,并开始利用Monster这样的网站申请工作职位,他也通过LinkedIn和Facebook来寻找机会。罗哈斯每周发出三份求职意向书,他说大约有三分之一能够得到回复,但雇主们都想聘请他做销售员,而这并非罗哈斯所愿。

罗哈斯曾得到弗吉尼亚州雷斯顿一家公司软件销售的工作邀请,但他在今年2月通过母校的就业指导网站应征了国家癌症研究所信息系统公司(NCI Information Systems)数据分析师的职位,该公司跟联邦政府机构有合作关系。罗哈斯希望得到这份工作,因为它涉及信息系统和数据分析,跟销售无关。ROCS是该公司的招聘中介,它的一名员工帮助罗哈斯准备了面试以及背景调查工作。罗哈斯得到了那份工作,年薪在5万至6万美元之间,还带有福利。“我非常幸运能够得到这个职位。”他说,“它能发挥我的专业所长。”  

最后一个是尼基·柯南(Nicki Kernan),今年同样24岁,2010年12月毕业于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文科专业,该学校位于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。柯南并不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工作,她上高中时曾在一家玩具店兼职,上大学时也在里士满的一家幼儿园兼职以负担学费。她说,自己只“希望能够远离和幼儿看护相关的工作。”柯南的男朋友在华盛顿,因此她搬了过去,并通过Indeed和SimplyHired这类求职网站投递简历。

柯南说,在求职的三个半月中,她应征了大约100个招聘广告,自己已经不记得ROCS员工给她回电的那个职位是在哪里看到的了。ROCS在为全国学生信息数据库(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)处理招聘工作,这是一家负责核查那些申请了财政援助的学生信息的非营利机构。招聘启事语焉不详,柯南记得不是很清楚,上面只是含糊地说,这是来自中等教育领域一家非营利机构客户服务的职位。招聘启事要求柯南递交简历,并给一个号码打电话进行语音留言,在其中模拟要求客户在一份文件上签字。结果,柯南所申请的职位已经有了人选,但ROCS的员工建议她在那里做一份临时工作,而她也接受了。这份临时工作并不起眼,但柯南表示自己很高兴能够得到它,而她也有望在未来数月内转正为全职员工。柯南现在的年薪水平在3.5万美元左右。

拉布曼和摩尔会给新毕业生们提供哪些求职建议呢?我对他们的回答吃了一惊。尽管我所采访的三位求职者都是通过网络找到工作的,但摩尔称,“电子邮件行得通,但打电话和面对面接触的效果更好。”他和拉布曼都建议求职者在面试过后寄送感谢信,他们甚至建议求职者亲笔书写这封信。“这样做的人不是很多。”摩尔说,“如果你做了,那你就能跟别人区别开来了。”

摩尔还强调了在毕业前获得工作经验的重要性:“课业不用功,考试难及格,而上学不兼职,求职难成功。”至于那些在做兼职、实习同时还能赶上功课的学生,摩尔说,“他们做得棒极了。” 

编辑:admin